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那一段日子

昨晚,突然接到了一个失去联络很久的大学同学的电话。

在迎接2010年的当儿,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在电话的另一端,与我闲聊了起来。

“你不是光慧??是芳慧??”

“对啊~~~~LIANGMOI你不记得我了啦??”

怎么会不记得呢,芳慧。

在我的大学时期,我的同房室友。我们一起住在PJ的学校宿舍,之后在苏格兰的一年,也住在同一公寓里。

当年的那个时代,手提电话才刚开始风行。为了方便家人联络,她办了手提电话,而我父母就通过这只电话,随时可以找到我。

我是典型的懒人,常常睡到日上三竿,每次要上课的前半小时才惊醒,匆匆忙忙之中,芳慧就会泡好MILO与涂酱面包,让我不至于饿着肚子上课。

在苏格兰同住的日子,打扫客厅,厕所等琐碎工作,嗯,好像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们在做。我继续醉生梦死,每天在电脑室里看小说。

由于药剂系不是我有兴趣的系,几乎70%的课都在我浑浑噩噩中逃掉。在考试前几天,一班同学,包括她,就没好气地拿出她们整理好的NOTES,以及可能命中的考题与答案,让我临时抱佛脚,还抱得挺有用的。

在这样的日子之下,我们毕业了。我选择KL,而芳慧回去了沙巴。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都没联络。连她结婚时,亲自打电话邀请我,我却因事而无法出席。

毕业就要十年了。那段大学生涯,几乎不曾再想起。当年住宿舍的我们,玩得多么疯狂,与对面的男生诗兴大发,搞笑写下的“淫诗三百首”,早就不知飘落在什么地方。如今想起,仿佛还是昨日。

聊着,她轻声说,女儿要睡了,黄脸婆要哄哄女儿了。噢,成了贤妻良母的芳慧,还真的是我记忆中的那么看重家人,一样的温柔。

收到这通电话,真的很高兴。谢谢噢老友,没忘记我。

2 comments:

choonhong said...

我也是在大学里面混日子的。看到你这篇候,有点羡慕,毕竟你能够在大学里面还可以找到那么好的朋友。

Cheng Fui Lien said...

我还真的遇见了很多贵人。

所以,很多时候,若能力所及,我也愿意成为别人的贵人。

加油~~~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