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SUNWAY PYRAMID的新书分享会





9月21日,我们出席了在SUNWAY PYRAMID的大众书局主办的新书分享会。在前一天,IKANO的大众书局也有办相同的讲座,我们是赶两天的场。不过,这次的人数与反应与五月在KLCC办的首场比较,稍微冷清了一点。无论如何,谢谢婉婷,燕玲,益华,丹玲,慧君与小白的热情“捧场” ,一不小心还成了我们的FANS,让我们脸上大大有光。。。哈哈哈!

KLCC的新书分享会 <背包游FUN天>

video

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308大选前的拉票演讲 – SS2, PJ

video


在第十一届大选的前两天,我在CHOW YANG,SS2上DAP的台,为TONY PUA拉票。之前陆续在PJ的地区都有上台说些话,所以这是我第四次公开拉票。老实说,真的很爽!!那个时候,我可以感觉到观众的沸腾情绪,以为反对党至少不会输得太惨。万万没想到,变天就在两天后。再见周美芬,再见林祥才。

我们迎来了新的希望。

五月底在KLCC书展 - <背包游FUN天>的新书分享会

video

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把背包推销出去




在“背包生活” 里有提过的,这几年来我乘机场巴士比普通巴士更频繁;有时甚至一觉醒来不懂身处何方;太多的旅程,让我开始变得麻木。至少,我懒得整理背包,通常随便一打包,就可以上路了;旅伴问我,我们的行程是怎么安排的,我就说,见机行事喽;回来后,竟然也累得不能抓笔。

终于,当“背包游FUN天” 出版后,我突然有了股动力,推动我继续去写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我只是个平凡的背包客,但是大马的自助旅人不多,愿意动笔的更少,所以当我主动找上一些旅游杂志时,他们都很爽快地叫我供稿。现在,中国报副刊也对我们的背包行起了兴趣;是的,我开始感觉到了,原来所有的起点,都必须自己去推动进行,但是一踏出了这一步,我的助力越来越大,让我原本的忐忑转为笃定 -我想要的未来,越来越接近。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兴趣也可以当饭吃??商业周刊的报导

想換腦袋盤點自己的能耐,從興趣中培養出自己的第二專長,以便日後轉換跑道。不要單單從傳統的熱門行業來思考,可以參考許多有趣的新興行業,因為這些工作展現的是,更凸顯個人特質所發展出來的職場力,以下是當中一些代表:

新職業1:親切的東道主 
適合者:愛與人交際或遊山玩水 收入:兩萬元/月

GO這個詞來自法文的Gentil Organisateur,意指「親切的東道主」。此項工作主要是幫度假村裡的遊客玩得更盡興,例如幫遊客的小孩按年齡設計各種歌舞秀或即興表演。另外,度假村的水上活動如獨木舟、浮潛等,遊客若不熟悉,GO就會帶著遊客玩。

在知名度假村,旅客來自許多不同國家,因此每個GO至少要會兩種外語,還得了解各國文化。

此外,GO本身個性也要開朗、熱情,最好還要具備如歌唱或跳舞等才能,更重要的是,能適應一週七天都待在度假村的生活,而至於學歷則無特殊限制。

一位在印尼民丹島(Bintan Island)擔任GO的艾爾娃尼(Alva Ni)現身說法:GO的好處是可以了解各個不同國家的文化及語言,也能體驗到許多人沒有的經歷。

例如,「第一次在馬爾地夫看到流星、第一次在美麗的小島上看雨後的彩虹、第一次看海上升明月。」這些都是小說中會出現的場景,因此,自己親眼看到時也會特別激動。

和其他工作相比,GO待遇並沒有特別優渥。據艾爾娃尼所述,他的月薪換算成新台幣約兩萬元,因此選擇這個職位的人,多半不是基於金錢利誘,而是想體驗另一種不同的人生。

由於最早推出GO概念的旅遊集團「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在台灣已有十幾年發展歷史,因此目前在各國度假村,包括泰國普吉島、日本石垣島,裡面講中文的GO,就有不少是台灣人。

在美國那斯達克(Nasdaq)股市掛牌的中國人力資源公司「前程無憂」預測,中國有越來越多遊客到國外大型度假村度假,因此,未來對會講中文的GO需求也將越來越多。

背包生活



从三年前疯狂爱上背包,到现在,我几乎每两个月都会绕着亚洲国家走一圈。

2005年,到了中国的内蒙古与越南。

2006年,感谢亚航的O机票,三月我到了柬埔寨,隔了一个月飞到中国的广东省转一圈,七月到了风光明媚的巴厘岛,9月来到印尼爪哇岛从中部到西部趴趴走,11月游遍泰国曼谷,AYUTTHAYA,桂河桥等地,12月从越南到寮国,从寮国到泰国。。。。。我的护照为这不间断的旅程有了一个又一的盖章 -证明!!

2007年,稍微休息了一阵子,在五月中,又背起我不重的背包,飞到了我的东南亚最爱 -缅甸,八月去了越南河内,十月来到凉爽的清迈,十二月又到印度跨过2008。。。我的旅程,真的象是从没结束。

今年,我更是马不停啼的从一座城市飞去另一座城市;二月又带着隆雪华堂的理事到越南北部,三月带亲戚朋友到巴厘继续浪漫,四月带朋友去万隆踏平活火山口,五月带六姐妹,其中之一是我亲爱的老妈子到台湾,七月到菲律宾,完成了我东南亚最后一个国家的背包游后,不到两个星期,又飞到了海南岛,桂林,阳朔等地。。。。。。。

有些累了,我突然发觉,我在不断重覆搭飞机上机下机的过程,已经过了那种明天出游,今晚会很兴奋的感觉;

身在异国,醒来时,错觉还在马来西亚;在家乡,天亮时,竟然搞不懂自己身在何方;

我开始,把旅游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马华遇到了最好的时机 - 退出国阵

最近大家见面的第一话题,就是AHMAD ISMAIL。这个巫统的一个小人物,现在闹得国际皆知,也成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几天下来红至街头巷尾,无人不知,也让民政与马华有机会可以“扬眉吐气” ,一洗之前被巫统呼呼喝喝的鸟气,现在倒过来大声说话,噢,看起来终于比较有大党的气概了。虽然经过308,民政已经是过气大党,马华还勉勉强强有百万党员撑腰。

最近的寄居论,看巫统对它的成员党是多么的藐视,我若是马华或民政党员,早已老羞成怒了 - 对不起,我修养不好,所以实在无法体会为什么有人可以萎萎缩缩,唯唯诺诺在大老粗的鼻息下苟且偷安多年。

噢,现在黄金时机来了,给它一鼓作气去 - 索性退出国阵吧!!有很多人说,退不得,退出了巫统更肆无忌惮的种族化,走向极端 - 我的看法正好恰恰相反。

现在马来人人口在大马有65%吧,若这65%中,有40%是极端的种族份子,不看其他,只看种族利益,那巫统走极端主义的市场只剩下大马人口的30%而已,再加上有回教党竞争,呵呵,巫统要单独执政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要结合友党,又无法去得太尽了,所以,马华这时候退出,刚刚好!!

是时候给颜色给巫统这个畸形的怪物看了。不然它大大声叫你要走就走吧,你不敢走,就越让这怪物觉得你没种。越踩越爽,越爽越踩,马华啊马华,你要被踩到什么时候??

本来被踩,忍辱偷生也不要紧。问题是,忍辱了之后又无法有所作为,偶尔被施舍的一点点的甜头再也说服不了原本的米饭班主 - 华人选民,你说,还留来干什么??

噢,出走不代表要加入任何一个政党啊。一退出国阵,除了一些部长副部长会悲痛流泪,其他的再好不过了。想想,巫统还不吓得屁滚尿流,赶快求你回去,那就是它傻了,又傻又贪又烂的苹果,在市场也很难生存了。公正党,或民联,会迫不及待想你们伸出手,恨不得赶快拉你们进去完成近在咫尺916的美梦。哇,一夜之间身价百倍,哎。。。还留恋在国阵里的什么呢??那么屈辱的部长职位忘掉也罢!!

政治是要讲求机会的。机会之窗一关上,下一次的大选,你可以做做民调,华人会不会回头支持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