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09

带老人家出游


带老人家出游

当我动笔写“背包游FUN天” 时,记得我的引言是“人人都可以旅游” 。自从亚航推出了许多亚洲航线后,的确让许多身家微薄但超爱旅游的朋友有了更多的选择,例如我。后来觉得有点不妥,廉价的背包游固然可以鼓励许多打工一族自助旅游,但是,哪些已经没有经济能力的乐龄人士,尤其是住在老人院,无儿无女的寡老,他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出游呢??

那时,心里隐隐有了一个想法 - 也许,可以利用这本书所得的稿酬,去完成一些老人出游的梦想。其他的两位作者ALICE与惟诚毫无异议地支持这个提议,几个月后,我们的新书出版了,在许多朋友的帮忙,大力促销下,<背包游FUN天>还算卖得不错,若要组团办一日游,费用是筹够了,但是由于我们都没老人院的联系,便求助于隆雪华堂妇女组。我是社会组主任,而康乐组主任林简桂婵是我的好朋友,经过商讨之后,桂婵很有义气地答应了帮我们筹办这个活动,在妇女组主席李素华律师的支持之下,开会一致决定参与之后,我放下了心头大石。

“带老人家出游” 的日期订在9月19日,10多位来自各妇女团体的朋友们带领了来自安邦老人院的22位乐龄朋友到雪兰莪一日游。行程包括拜访浦仲修成林,CNI,以及HIGH 5 面包城。我们想,其实旅游的地点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机会出外走走,而非让生命在老人院中等待凋零。

那天一早,我看见了一群打扮得整齐得体的老人家缓步走出来,我想,他们一定很少有机会可以出外旅游,因为好多人都穿了新衣裳,头发梳得油亮亮的,隆重其事,好象在赴一场盛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60多岁的伯母,在抵达第一个地点时,一下车就晕倒了,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她的同伴一面帮她扇风驱热,一面喃喃自语,说她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太好,却因为贪玩,硬要跟出来。我们有点头疼了,因为她在巴士上还好,一下巴士双腿就发软,站也站不稳,之后的两个景点我们都缓慢地扶起有点份量的她进入厅堂坐下,其他的活动她都无法参与了。我陪她说了一些话,她落寞地说,她的老伴去世了,膝下无儿无女,年轻时怀孕了几次都流产,身体也被搞坏了。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可以感受她的寂寞与无奈。

在回程的巴士车上,我们办了一些游戏,并想办法让这群老人家参与。他们显得很害臊,有个老伯游戏输了,被罚讲笑话,他拿起麦克风大声急促地讲了一个冷笑话,我们听得不知所云,但还是配合他笑出声来。在我们的掌声当中,他们带点腼腆,象小孩一样地快乐参与游戏。我在他们的笑纹里,读出了这般简单而纯粹的快乐。

这个社会有太多老弱病残的朋友,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三餐温饱,我想,应该带他们出来走走散散心聊聊天,让生活过得更有素质 - 毕竟,老人们也曾奉献青春,尽力工作,努力生活,然而年岁已高的他们,可以要求 - 要求不单单是等时间来带走他们而已吗??

在旅程结束后,当我们挥别他们时,他们一直一直对我说:“你们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再来带我们出去玩。。。。谢谢!!谢谢!!” 我不敢点头,毕竟个人的能力有限。心酸的是,世界也许已经遗忘了他们,只有寂寞,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他们。我说再见后,不敢再回头,因为不晓得怎么去回应那一道道期盼的目光。


本文刊登在<旅行家>第139期-我的专栏。写完这篇文章后不久,就看见星洲日报连接几个星期都做着“空巢老人” 的专题,我想,我们社会真的不应该仅仅只捐助金钱,以为老人要的就是如此这般简单。真的,老人要的很简单,不要在年华老去后就过着吃睡拉撒的日子,多一点有素质的时光,让他们还可以再创造生命里的快乐回忆。。。。。。会很难吗??会太复杂吗??

2 comments:

lkf said...

向你致敬。

Cheng Fui Lien said...

Thanks. Hope everyone can do their little part to help the needy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