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12

痛哉西藏


在平安夜,看到了阳光时务周刊的专题报导,震撼。

一年前,在槟城的某间民宿,遇见了两名中国旅人,一男一女,在寂静的夜晚,聊起天来。大家哈啦一些有的没的,女旅人提到她从事旅游业,曾在西藏待上9个月,西藏美得不得了,“政府很照顾他们藏人咯,有很多福利,基建发展得很好,做生意的也不错,生活越来越优质了。”

“那藏人的想法呢?你怎么看藏人对中共政府的不满?”我好奇。

“哎唷,藏人的生活其实很好了,有房子,有教育,吃得饱睡得暖,穷人不满是因为自己不努力,不上进,一天到晚都在跪长磕,还埋怨政府对他们不好!我们汉人就不一样了,以前我小时候,穷得很,根本不敢奢想可以拥有一架车,现在政府做的不错,经济改革开放啦,大家都赚到钱,车啊,我们现在努力的目标就是BMW,偶尔还可以出外旅行,到底他们还求什么?” 她一脸不解。男的在旁点点头。



今年9月,到西藏游玩,到一家天珠店,与店员们闲聊起来。一位来自桂林的年轻女生说,很羡慕藏人,在这里都不怎么需要工作,福利好,汉人都是要靠自己才能生活。她身旁的同事,一名藏汉混血女生说,她的户籍是藏人,是一位硕士,基本上她领福利金的金额与工作所得薪水几乎一样,无需工作也可,但因为自己坐不着,所以还是出来打份工。我好奇怎么她的汉语说得那么好,不像我们的藏人司机说得吞吞吐吐,她说,自小在四川住外婆家,所以反而藏语不怎么会说了。

“那其他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藏人呢?他们所享有的福利是否与你一样?”我又好奇了。

“不一样的,我们有分几种层次,但是政府会帮忙比较穷的藏人建房子,给他们家俱,让他们生活得比较舒服。”

而在一路颠簸的川藏公路中,我们的藏人司机普布,大块头的他穿着有点不合身的衣服,讲着半咸不淡的汉语,我们听得有点吃力。关于政策,他了解得不多,但谈到有人说藏人得到很多照顾,甚至不需工作时,他吃惊地说,“怎么可能?我还是每天要工作啊!一年7个月当旅游司机,5个月回到家乡种种菜,打点散工,就是为了挣多点钱,不做工,没有饭开啦!”



一起上路的导游格力,汉语说得比较溜,也很敢说,“你看到一路上路边两侧的大房子吗?很漂亮对吧?那就是政府支援建的,为什么?你想想。”

“对,政府的确有给点钱建屋子,但是有很多条件,例如就像你们游客看见的,都在大路旁,就是要让人看到西藏的基建做的好,中共政府没有亏待我们。”

“我们不能供养达赖喇嘛的法像,连出国的自由也没有。很多汉人来到这里做生意,滥用我们的资源,看看西藏境内的领导人是谁??都是汉人!汉人了解我们想些什么,了解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宗教,我们的三宝吗?” 他说,“我们其实没敢想独立,只希望可以像香港一样,一国两制!”



在有西藏江南之称的鲁朗村,民宿林立,而屋内高挂的旗子上,都写着类似的标语,“感谢中共解放西藏50年纪念”,走进社区的图书馆与办公处,都放着西藏的“农奴历史”书籍与照片,以及中共解放西藏之后的“繁荣盛世”。

繁荣的背后?藏人自焚事件越来越烈,至今已经有97人在燃烧的火焰中抗议中共政府,单是2012年就有84宗,他们视死如归,在极痛的肉体中仿佛得到了精神上的慰藉,看他们的遗言,“无法在其恶法下续留,无法容忍没有伤痕的折磨”,“我们没有任何自由,我要为西藏民族的尊严而自焚”等等,在跳动的火焰中烧痛了太多人,而成了灰烬之后,也只能让人同声一哭,无可奈何。

风马经幡飘扬中,拨动转经筒,希望脱离轮回之苦。天堂圣域,却有着绝望的眼泪,怎么转也转不出的苦难。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藏人太愚昧了。

Anonymous said...

中国境内的藏人不过550万左右,就算90%都是喇嘛教信徒吧,可中国的喇嘛有多少? 2008年官方数字,官方注册的喇嘛13万,比官方注册的和尚多出近2万人。

众所周知,在中国境内很大一部分的喇嘛是没有在官方注册的。

这些喇嘛的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物质资源的。物质从哪里来?藏人左手接过内地人民的血汗无偿援助,右手就上供去养喇嘛玩,太不道德了

Anonymous said...

你看到一路上路边两侧的大房子吗?很漂亮对吧?那就是政府支援建的,为什么?你想想//

这些藏极端民族主义王八蛋们,你可以不要啊。
没见过这么混蛋的东西,别人施舍给你,你还要质问慈善机构的动机?

Blogger said...

QUANTUM BINARY SIGNALS

Professional trading signals delivered to your mobile phone every day.

Follow our signals right now and profit up to 270%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