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0, 2012

榕美茶室 三大民族一起“搵食”的老店

在轰轰隆隆神手的拆毁声中,榕美茶室依然老神在在。

 这间老茶室,却也伤痕累累。早期为了扩建苏丹街,一部分的店面被征收,剩下约3分1的狭窄门面,远看起来差点以为它只是其他店铺楼梯的走廊,走进一些,啊,原来是一间古朴的茶室;而且虽然不宽,但非常长且天花板高,不会予人太狭小而不舒服的感觉,可以坐满40人左右。



如今,它对面的Ocean超级市场在24小时的拆毁工作中慢慢化为一堆废铁,啜了一口茶,听着这恼人的吵杂声,老板娘陈太端上已经烘好的炭烧面包,握在手上,感受了温热,我慢吞吞地咀嚼着出了炭烧的脆香味。



 “现在,没有年轻人要做茶室了,这种传统的生意,没有冷气,又每天从早忙到晚,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怎么会喜欢?”陈太说,“而且,现在很难找吃了啦,除了老顾客,年轻一辈的都爱到什么old town café之类的地方喝茶上网,我们这里块多钱的kopi,茶水,面包等怎么跟人比??这里租金贵,如果店主再起租,我们都没赚头了。”

陆续有客人进来,包括印度人以及马来同胞。早上有马来档口在卖马来食物,下午换印度老板租借档口卖Nasi Briyani等,裕美可说比1 Malaysia更具有各族“同捞同煲”的情谊。“他们卖食物,我们就卖茶水以及面包咯,大家一起“搵食”咯。反正我们这里不止华人,其他如马来印度熟客也很多,他们啊,还很喜欢我们的早餐配套,泡咖啡加面包以及半熟蛋。” 


十年前从职场上退下的陈太,帮忙丈夫打理榕美,说起上一辈的辛勤与艰苦,她不胜唏嘘。“我家婆很本事,亲力亲为经营这家茶室,含辛茹苦带大7个孩子,我丈夫是大儿子,就帮忙她冲茶,她去世后就理所当然接管这间老店咯,他的弟妹们个个都受到不错的教育,我家婆教育得很好啊,实在很让人佩服。”

而陈家夫妻,也继承了前人辛劳坚毅的个性,每天凌晨4点起床,煲热茶,煮糖水等,约7点开门后就忙到下午3点多关门,又把店面洗刷干净到6点,才能好好休息。



 “现在苏丹街这里政府开工了,我们的生意有少少影响,但是还好,老顾客还是照常光顾,我们小市民只能继续做下去啦,看着办吧!”

看着办,就是老茶室在新时代的洪流里最豁达的坚持。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