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2, 2010

要说给子孙的旧故事




两年前槟城与马六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单内,很多人欣喜若狂,因为对于旅游业,这可是天大的喜讯啊。

于是,我们看到马六甲在急速的变化,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提高旅游的天数,增加我们的收入。最后,它彻底地整了容,从古色古香变为俗艳多彩,让很多人错愕,马六甲怎么走样得这样离谱啊??!!

重新粉刷的荷兰街与文化街,改建的古宅店铺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味道,看起来很美丽,却开始失真;马六甲地标A FAMOSA的城墙,圣保罗教堂的内外壁,被水泥修补的痕迹那么明显,这本来不要紧,但是修复后却带来了更大的破坏,不符合《国际古迹保护及修复宪章》的材料规格,政府有考虑过后果吗??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为了美化马六甲河口,竟然把丽江的大水车搬过来,把摩天轮转起来,把假城墙建起来,再放上几具看起来很新的仿古大炮,妈呀,原来马六甲的特色是“ONE WORLD “,因为它又中又西,宜古宜今,满足了所有的外国游客 -却失去了它最原始的味道,也破坏了它数百年辉煌历史留下的线索。


槟城呢,比马六甲好一点,至少没有浓妆艳抹来吓人,但在古迹保护的工作上,也做得不尽理想。仁爱堂就是一例。

槟城的朋友应该都听过仁爱堂。这间可能是东南亚最老的药材店,200多年来,一瓦一木都沾上了中药的味道。即使现在已空置了几个月的老店,踏足在空荡的店堂里,就有药材味飘香,让人仿若回到百年前,夥计忙着从百子柜中取药,包裹药材;掌柜吆喝着搬运工人把货包好送去外坡,一些老师傅在用脚踩着中药研粉机 - 恰恰反映了我们的祖先,怎么样在这里辛勤劳动,而当时的顾客们又是怎么样地依赖着中药行,真实地记载了两百年来华人生活在槟城的原貌。

这间三间的三楼建筑屋,如今已是危楼,维修费太贵,而店租又大幅度上涨,造成了仁爱堂最终被迫搬家。爱护活古迹的人士以及NGO(非政府组织) 都要求政府插手,但是由于费用太高,政府无奈地表示无法可施。怎么办??人人束手无策,只能感叹,若政府没有“不惜代价保护古迹” 的概念与决心,就算入世界文化遗产了,也无济于事。



而吉隆坡在2006年发生的蔡正木故居( BOK HOUSE) 被拆毁事件,同样令人伤感。这座白色的西洋与本地结合成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物,典雅浪漫,建立在繁忙而市侩的吉隆坡安邦路上,80年的流金岁月让它古老而更添魅力。从民居豪宅,到后期变身为夜总会与餐厅,它见证了首都的种种变迁,同时它也让人见证了旧时建筑物的种种风采。讽刺的是,正因为它地处市中心,昂贵的地价也毁了它 -业者要起60层高的大厦,政府说YES,完全没考虑过它的历史价值,也没有做任何的努力,拥有80年历史的蔡正木故居,就在神手的摧毁下化为乌有。

还有多少BOK HOUSE,多少仁爱堂即将消失在发展的巨轮下??

没有了这些旧建筑见证历史的光华,抹去了所有有形无形的文化讯息,我们还剩下什么??我们这一代人,还能够让下一代了解我们阿公阿嬷时代的古早文化吗??


那些一砖一瓦,都是故事啊。

4 comments:

Ong said...

Hi Liangmoi,

我刚从东欧走了一小圈回来,恰巧听你谈起大马的文化遗产和保护古迹这话题有感而发动了笔。在欧洲我去了奥地利的哈施塔特(Hallstat),走了捷克的Kutna Hora和克鲁姆罗夫(Chesky Krumlov)等等。

以上三个地方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和被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奥地利的哈施塔特的历史可追朔至远古时期,并曾经是欧洲最深和最发达的盐矿场;捷克的Kutna Hora则自中古时期是欧洲地区最大的银矿场,曾经为波希米亚王国帱造银币,并成为欧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城市规模仅次于布拉格,后来因战争和银矿衰竭而没落;克鲁姆罗夫则是一座中古时期的小镇,两次的世界大战和共产时期让这座小镇被遗弃一直到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

哈施塔特如今是奥地利最美丽的湖边小镇,清澈的湖水和河流让游客流连忘返。当年的盐矿如今是旅游哈施塔特的重点,除了博物馆,还可带游客进入矿场重现当年采矿的情景。

Kutna Hora的繁盛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不过市区内还保留着当年繁荣时期的老房子、教堂和广场等等,在努力的修复下,在1995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克鲁姆罗夫在革命后的捷克政府和私人界的努力之下,将荒废的城堡,老房子和街道修珥一番后,成功在1992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如今该土地价值连城,游客络绎不绝,是旅游捷克的热点,我前往之前还担心怕买不到车票而提早买票。

再说,波兰首都华沙因二次世界大战而几乎被夷为平地,不过在经过市民们的努力之下,依照遗留下来的图样一砖一瓦重新将古老的建筑物建造起来,后来还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肯定,将之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当我走入华沙旧城区时,还以为那是逃过二次大战的老房子,后来经查阅才惊悉是重新建立起来的。

反观大马,旧的建筑物都被认为是累赘和多余,阻碍发展,所以拆的拆,毁的毁。可是这些老建筑物都是祖先遗留下来给我们的财富。看到欧洲国家和老百姓们都那么珍惜他们老祖先的遗产,还将这些遗产善加利用,推销给全世界并成为后代子孙们的财富来源,而我们却不懂得珍惜,真叫人惋惜。

在保护古迹方面,除了民间组织,其实政府和私人界或发展商可以携手合作,或政府以地换地来保留欲被拆除的古老建筑。除了需要政府的努力之外,大马发展商对保护古迹意识方面不强,一方面是想快赚钱回本,二是拆毁重建的费用可能比修复来得底。

此外一般民众对发展或发达国家的定义,是一座城市的高楼大厦的多寡,像纽约、香港、东京的高楼大厦都象征着这些城市的繁荣和发达;熟不知晋身发达国家的捷克首都布拉克却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古老建筑物和街道。所以纠正民众对先进城市发达国家的错误观念和加强人民对保护古迹的意识应极力推广。

这一趟的欧洲之旅,我的收获堪丰。

Ongkh

Cheng Fui Lien said...

谢谢ONG的分享,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文字,你的旅游经历也很精彩!!

ONG said...

谢谢,只是随便写写而已,大马对文化遗产的保护的确很让人失望。

冷眼热血 said...

在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穿过行人稀少的Kutna Hora街道,发思古之幽情之际,碰到一个荷兰人,谈了几句。听说我来自Bolehland,他便说自己到过吉隆坡,游览过双峰塔。

在那样一个场景中,他这句话让我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