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11

垂垂老矣

我知道,时间是不等人的。这个4月,我用力地在玩,从越南到古晋,从林明再玩到沙巴东海岸,最后三天,回家看看。

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看我回来,多烧一些好菜,煲好汤,怕我在外吃不好,一回来就嫌我咳嗽不止,要我多注意健康。很唠叨,重覆又重覆的叮嘱,在他们越来越苍老的面容间,我突然觉得难过。

到亚庇吃饭,即使已经去过数百次了,爸爸还是会迷路;妈妈说话也没有以前的反应,有时候健忘得叫人骇笑。吃饭时,爸爸永远是先吃白饭,鲜肉美肴留给我先“享用”,等我吃饱,才慢慢地挟菜吃饭。这个习惯,从我中学时期就开始了。

而妈妈,在我回家的时候,忙着张罗一堆吃的喝的,炖燕窝,煮糖水,也永远让子女先尝尝,剩下的,才吞咽下肚。

这次回家,还是一样。瞬间,我看见他们稀落的头发,深刻的皱纹,以及缓慢下来的步伐。我们跑得太快太远了,他们已经无法追得上了,但是,我知道,他们守着这个地方,一直一直,在等着我们回来。


回家,趁爸妈有生之年。

2 comments:

ghee13 (阿宜) said...

儿女长大,父母苍老。
一个不变的定律。
孝道要趁早哟!

Cheng Fui Lien said...

对~~~就因为这是不变的定律,无力改变,所以更不舍。

也提醒自己,要常常回家,因为父母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地宠我们,像孩童时一样。